【俊佳/异坤】不能更远的距离(上)
OOC~图片来源见水印~

chapter 1 
    在基地的连续工作已经快接近四个月,算算时间,地球上差不多也到了素心兰开花的季节。
    想着那些纤丽而素雅的小东西以及一直和我一起照料它们的那个人,一丝笑意爬上了嘴角——我想我是该请个假回地球看看了。
    在这个机械而严谨的工作基地里,除了日以继夜的面对一些冷冰冰的数字以外,简直感觉不到生命的激情。 

    关闭了令人头疼的程序,我把电脑的背景切换成了深海蓝,然后打开了一只舒缓的曲子——乘这个时间我还冲了一杯咖啡,顺便整理了一下衬衫上的皱痕。
    “子异,你还好吗?差不多是素心兰开花的日子了吧?我准备向基地请一个假回地球看看,大约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看到我们养的小家伙开花的样子了。等着我好吗?想你…… yours August” 

    飞快的敲完了这几句话,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最后按下ENTER键。3秒种后,系统提示我信息已经安全抵达地球。
    我知道,子异每天晚上都会查看我的留言——虽然在基地枯燥的生活中,我每天能告诉他的无非是一些流水帐一样的玩意,他却都能从里面搜寻出每一点关于我生活的蛛丝马迹,然后就是一篇长长的叮嘱回复过来——关于地球上的阳光,青草,我们一起游玩过的故地,一起养的小猫小狗,晴天雨天里的空气味道……以及每一个在常人看来毫不起眼小小的细节。
    这样的联系方式,从我们认识与相爱开始,到基地搬离地球安扎现在所在的小行星带开始的四年间,从未间断过。
    这四年来我们聚少离多,每年中也就只有三,四个仅有15天的假期可以让我们呆在一起——耳鬓斯磨的恋人间的相处方式在人类将探索空间成几何级数向外扩展的今天已经是一种奢侈,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为世界组织工作的第一流科学家来说,连返回地球偶尔度一次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电脑里的曲子还在流淌,手中的咖啡却已经喝完了。站起身来,我很利索的走出了工作间,敲开了主任的办公室。
    “彦辰,我需要15天的假期。”连头也没抬,我开口就是这么硬邦邦的一句。
    毕竟和周彦辰一起合作了这么久,相互之间的脾气,对方都是知道的——我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不会改变,现在过来向他申请无非是走一下形式——象我这种世界级的顶尖天才型科学家一般都有些自恋的骄傲和特权,而鉴于我们的特殊性,政府一般也就放任着——当然这种放任是在一定的底限控制之中。

    “坤……你要请假?”半晌才听到他的回音,从一大对电脑的掩埋中抬起头来,他的眼睛看上去微微有点红。
    “恩,我要回地球看看子异。”我看着他有些憔悴的神色,眼神中多了询问的意思。

    “子异啊?你们也有快四个月没有见了吧?是应该回去看看了……“
    周彦辰躲开了我探询的目光,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身体居然在微微的颤抖着。
    “你?”我提高了一点音量,看着他——我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在这个时代里,人与人的感情也变的象那些所谓高科技的时代特征一般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但是他毕竟是我相处了快7年的同事,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坤,我知道这样说很为难你,可是……可是你能不能最后做完这些物品的信息对接工作再回去?”
    他有些勉强的笑着,把一个袋子放在我的面前。 
    我轻轻的倒抽了一口气。
    记忆中,这是周彦辰第一次没那么爽快的批准我的假期——尤其是3年前他的恋人在不甘忍受每年只有短短一个月的相聚时光而仓促和他分手之后,他对我和子异的相聚看得比我自己还重,有的时候甚至是牺牲自己的假期而给我和子异创造相聚的时光。
     这次的情形……

    “一定要现在做么?”我看着他。
    “对不起,坤,如果可以找到另一个人,我是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可是你知道,你是最好的……”
    周彦辰一脸的歉意,可是神情却是毫不避让地告诉着我,这个决定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 
    在近30秒的对视以后,我知道我明天要回去的计划绝对是要泡汤了。
    狠狠的拎起他放在桌子上的袋子,没有再看他一眼,我转身把门重重的摔上,连同身后那声有些软弱无力的“对不起”。 

chapter 2 
    重新打开电脑,柔和的蓝色温柔地铺满了整个工作间。
    把手中的袋子随意的丢在桌上,我依旧习惯性的先给自己泡一杯咖啡。

    子异很喜欢给我泡咖啡。从煮咖啡的壶,盛咖啡的杯子,到搅拌的小勺……他都挑剔得象一个最任性的小孩。习惯了喝他那种精致的咖啡,喝这种工作性质的速溶咖啡无论如何都是有些难以下咽。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形下……
    想着明天不能回去,子异那副失望的表情,我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 

    信息对接,为什么偏偏又是信息对接? 

    从15岁完成了常人所谓的博士课程以后,我就一直在一群世界顶级科学家的带领下研究这个课题。
    所谓信息对接技术,是这个世纪人类大范围涉及外太空的产物。 
    如今,常年在月球和小行星带工作的人已经有了上百万。曾经在21世纪被誉为“绝无可能着陆”的木星上,早已经建立的一系列的工作站,而向大螺旋星系等遥远星系进发,进行研究的计划也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然而,正如人类登月后,用了一个半世纪才有能力航行到土星一样,越来越深远的外太空开发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闻所未闻的问题,真正解决问题需要的时间,可能也是以世纪为单位来计算的。 

    这其中,也出现了许多天才的勘探者,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去突破一个个的极限或者发现一个个的问题。他们之间,运气好的,取得了预期的成就而顺利返航;而运气不好的,则被搁置到太空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等到营救的航空器重新对接之时,他们已经被孤零零的抛弃了许久,更甚者已经失去了生命。 
    为了使他们的工作成果及时地传递到人类手中,信息对接的磁化技术发展了起来。
    简单的说,就是在勘探者离开以前在他身上进行磁化覆盖,然后留下他身上某样被共同磁化的物件作为“引子”,通过一系列技术处理,两者之间的磁体产生感应,促使影象和声音同步还原,而使勘探者与技术中心保持着感性的联系。 
    磁感应技术之间的联系极其精密,所以这项技术的作用相当被重视。可是由于环境的多样变化,磁化的对接工作变的格外繁复,全世界能熟练掌握这项技术的人不会超过10个,而我,无疑是其中最年轻和最优秀的。 
    之所以会留下来完成现在这个任务,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周彦辰的强迫——内心深处,实在是很害怕看见广袤无垠的外太空中孤单而绝望的身影。只希望可以早一点可以联系到那些迷失了方位的勘探者的位置,把他们从让人发疯的空旷中重新领回人间。 

    子异,对不起,在给我几天时间好么? 

    咖啡喝完了——那是子异去美国看NBA给我挑的杯子,提醒我记得多喝水。我轻轻的吻过杯子的边缘,把桌子周彦辰给的袋子拿了起来。 
    抽出了开口处的布条,零零碎碎的东西滚了出来——一块精致的手表,一个钥匙扣,以及一枚小小的戒指。
    依照我的经验,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主人最心爱的物品——他们离开的时候都带着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心情,所以一般都会把最心爱最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留下来,代替他们留在地球上。 

    遥感机器开启。
    我把手表放在了磁头底下,电脑上开始显示扫描结果,单调的红色线条重复一圈圈荡漾开去,我耐心的等待着。
    电脑底端的坐标数字不停的跳跃着,由快变慢,越来越稳定。
    我微微一笑,手表的主人已经联系上了——坐标显示,他的位置是在离太阳27亿公里的天王星附近。

    “你好,农农。”我把通话端口接了上去,看着屏幕里面那个有些毛毛躁躁的小伙子显然是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下一秒,他立刻兴奋起来。 
    “是总部么?呵呵?我已经很顺利的到达天王星了,这个鬼地方还真够冷的!”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视窗和通话端口,朝我计眉弄眼的做鬼脸。
    “真不错,看来不久就可以顺利返航了。”我微笑着看他。
    天王星的温度是-190摄氏度,他居然还可以这么兴致勃勃。 

    “是啊是啊,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快3个月,今天才第一次听到人说话,都快孤单的要疯了。回去以后可以好好地陪陪……陪陪家人,呵呵……不过你猜猜总部的人看到我带回的东西回是怎么一副表情?光是想着我就兴奋!" 
    看来真是许久没和人说过话了,这个叫陈立农的小伙子的话看来一时半会完不了。我理解他的心情,好脾气的陪他说着话,手底也不闲着,开始寻找钥匙扣的主人。
    这次花的时间更少,这个叫王琳凯的勘探者位置就在近地的小行星带,他这次的任务是在进地行星上寻找一些合适的能源,大概明天左右就可以返航了。 

    两个信息的对接进行的如此顺利,或者今天加加班就可以完成任务了。明天一早搭乘总部的飞船回地球,大概这个时候我就已经躺在子异的怀里,喝着他煮的浓浓的咖啡了。
    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顺手拿起最后的那枚戒指。

    是我喜欢的品牌GUCCI,白金的质地,简洁而雅致。稍稍旋转一下,柔和的光泽闪耀着,而我也注意到了指环的内壁上有小小的划痕——E&J。 

    情侣戒指么? 
    都这个时代了居然还信这个?
    莫明的好感冒了出来,我很小心的把戒指放在磁头下——选择了这样一种表达爱的方式,选择了这样有格调的一款戒指……它的主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是不是正在墨蓝的太空中注视着爱人居住着的地球?
    柔情轻轻的涌动着,我第一次发现,这样的工作居然也有了浪漫的味道在里面。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