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异坤】不能更远的距离(中)
OOC~图片来源见水印~

🍄不能更远的距离(上)🌻

🏄🏄🏄🏄🏄🏄🏄🏄🏄🏄
chapter 3

    暗红的线条又开始蔓延,它显示着以地球为圆心的搜索范围正在扩大。

几秒钟后我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了——电脑底端的坐标一直以???的形式在跳动着,这样的情形表示尚未在外太空发现信号,可是机器从一开始就发出了蜂鸣声清清楚楚的显示目标就在地球附近。

    看一下搜索范围,已经到达了脉冲星。那是人类如今为止在外太空着陆的极限范围——可以接受信号却无法显示坐标,这种情形我还是第一遇到。微微一个失神之间,显示屏一颤,戒指的主人出现了。

    几簇的赫色碎长发软软地飘着,头却埋的低低的,似乎在专心致志的想着什么,以至于面前的通话屏幕开通了,都一点没有觉察到,小小的身子裹在大大的航空服中显的越加的孱弱。

    “Justin?”我尽量轻柔的叫他的名字——或许是处于对戒指的好感,或者是他低头思索那有些浓重的悲哀感染了我。

    我忽然有些不大忍心打扰到他的思路。

    小小的脑袋抬起来,一脸的茫然,嘴唇动了动,声音不大,我却很清楚的听到了。

    这个小家伙在说:“林彦俊?”

    “你好,这里是总部,Justin……黄明昊是吗?我是蔡徐坤,请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好么?我这里接收不到你的坐标位置。”我的心脏随着他那声低低的呢喃中小小的抽动了一下,内心深处最温柔的地方被吊了起来。

“总部?”他似乎一直沉溺在某种回忆中一直没回过神来,过了半晌,才可怜兮兮的冲我回了一句:“这个你别问,好吗?”

    他的眼睛有些疲惫的勉强睁着,微红的鼻翼一直轻轻在抽动。巴掌大的小脸,整个人看上去不比一个高中生更大。

    虽然说在我们这个领域工作的大部分是天才少年,可是小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罕见了,听到他那莫名其妙的回答,我简直有些啼笑皆非。

    我的工作本来就是负责联系上他们,然后回收他们的工作成果,可是现在,他居然连位置也拒绝告诉我。

    这个小朋友……你不说我不会自己看吗?

    我轻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镜头的位置。立刻,整个驾驶仓的情形显现了出来。

    绝对密闭的仓体,立刻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得感觉。我的可视范围内,居然没有看到一扇窗。仓体材料几乎看不到在太空中最必须防辐射系统,隔热冷却系统却异常发达。

    他是在哪里?好奇怪……

    只有他身后漂浮在半空中物体的失重反映显示他的确是在太空中。

    “蔡徐坤?”看我很久没有声音,这个小孩小心翼翼的叫我。

    “我在!还有,你叫我坤坤就可以了……”我重新把镜头对准他。虽然他拒绝告诉我他的位置,可是我还是没法对他生气。

    “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返航?”

    “呵呵……”他勉强的笑了两声,没有回答我。短短的沉默了一下,他抬起头:“坤坤,我想看看海可以么?”

    这叫什么要求?

    他在外太空,地球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几乎全部被海水覆盖的蓝色星球,这么久了,还没有看够么?

    他很认真的看着我,一脸的渴望。

    “你等等……”

    我想我实在是无法拒绝这个小朋友那些有些匪夷所思的要求——他看上去瘦瘦的,简直就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电脑的景象切换成为了虚拟的海洋世界,深蓝色的海水,长长的海藻,漂亮的游泳的鱼……我把镜头转到了这个屏幕前面。

    “还好么?”我微笑问他。

    “真漂亮!!!”小朋友很开心的叫了起来,细细的手指很孩子气的伸到了他面前的显示屏上:“好凉快好凉快!!”他快乐的嚷着,甚至还有些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我笑他:“等过段时间顺利返航了,你可以去夏威夷的海滩上好好的晒一个日光浴!”

    “嘿嘿……”傻呼呼的笑声,眼睛里是我不大懂的神情:“夏威夷啊~~~”

    “Justin,我要先睡一会儿,海还是给你留着,一会来陪你好么?”我有点困,柔声问他。

    “ 恩!”很可爱的点了一下头,微笑的看我。我站起身来,看了看他,离开了控制台。转身的那一瞬,我似乎看到有一些亮晶晶的东西从小朋友的眼角滑到了腮边,然后是隐隐约约的声音:“林彦俊,你在那边,还好么……”

chapter 4

    林彦俊?

    那是谁?

    这个叫Justin的小朋友的爱人么?

    如果那枚指环上的J是Justin的话,那么这个E,就应该是林彦俊了。

    只是,这只小朋友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呢?

    躺在柔软的床上,我却无法和上眼睛——和另外两个活力充沛的勘探者相比,这个小朋友有太多的神秘了。无法探测的坐标地址,那封闭的如同罐头一般的驾驶仓,厚重的隔热制冷系统, 欲言又止的摸样以及那有些绝望的表情。

    绝望?

    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是了,那种表情就是绝望。从他在屏幕里出现的那一刹那开始,我所能感受到的那种牵扯我神经的表情就是绝望!

    可是,绝望之外,那种发自内心的安慰和喜悦……那是什么?

    “Justin?”我一边披着衣服一边冲进控制室。还好,小朋友瘦瘦的身影还在显示屏上,听到我叫他,冲我很用力的笑着。

    “好看么?”他指着我给他的“海”很开心的问我。一张照片被他放在了“海”的中间,起伏的波浪很温柔的抚摩着照片,上面的两个人满是天真而亲密的表情。

    “很漂亮!”

    我是认真的——照片上的Justin头发柔软, 半侧着脸,认真又有些腼腆地亲吻着身边一脸笑意的同伴。

    “你几岁照的啊,看上去好傻哦……”我调侃他。

    “15岁啊,呵呵,那个时候林彦俊已经22岁了……”

    他乐呵呵的回答我,然后指着他吻着的那个男孩:“他就是林彦俊,我的……恩,我的……那个……”

    小脸涨的红红的,嘀咕的半天,居然还是没把最后几个字说出口。

    “爱人是吗?”我微笑看他,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大了。

    我和Justin之间的对话紧凑而流畅,也就是说,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延时。可是即使是月亮和地球之间的延时也有两秒钟!那么,Justin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可以确定离地球非常近。这么近的距离外太空扫描系统居然显示不了坐标位置,的确不可思议。

    强制压抑下满心的疑惑,我专注的看那张照片。那个叫林彦俊的男孩子长的非常的漂亮,白白的牙齿,两个可爱的酒窝,更何况还在Justin的亲吻下,带着让太阳都要失色的幸福笑意。

    “他在地球上等你吧,所以你要快些返航才行哦!”

    我对一脸幸福的小朋友说,脑中瞬间浮现的是子异的身影。

    “是啊,不能让他等太久了……”

    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小朋友的手划过屏幕,立刻,波动的海水将照片淹没了。

    纯净的笑容模糊着,慢慢远去。

    “彦辰,所以物品的信息对接工作都完成。三个勘探者现在都处于安全状态,他们获得的最新资料我已经传到了你的电脑里面,陈立农和王琳凯近期内都可以返航。”

    我在半夜时分敲开了周彦辰的办公室大门向他汇报成果——工作既然提前完成了,我就不能错过明天回地球和子异相聚的机会。

    “那……黄明昊呢?”

    有些仓促的打断了我的话,周彦辰的脸上是我不大熟悉的表情:“他还好吗?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返航?”

    “没有……我甚至测不出他现在的坐标位置,不过看他的情形应该问题不大。我想是不是他所在的地方有强烈的磁干扰所以导致坐标探测仪无法工作。”

    “问题不大?”

    周彦辰软软的摊在了座位上,脸色白的吓人:“坤,谢谢你。明天你就回去看看子异吧……不过和黄明昊的联系仪请你别关闭,我想和他说说话。”

    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周彦辰已经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想了想,我转身离开——毕竟,明天可以回地球和子异相聚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呢?

chapter 5

    快半夜才赶回我们那个在地球的家,小小的两层公寓已经没有灯光,我想子异已经睡了吧,他一向生活非常有规律…

    开门的时候,门突然毫无预警的被打开,一个温暖熟悉的拥抱包裹住我,力气大到几乎把我嵌进他的身体里,体温和心都炽热的要把我融化~

    “子异,对不起…唔…”没说完,热吻打断我所有的声音,那双大手伸进衣服里爱抚着…

    好吧,全都由你,我的爱人…这15天我都是你的~

    常年在外太空工作,偶尔回一下地球度个假还真算是奢侈的享受。

    尤其是和心爱的人躺在沙滩上晒着温暖的太阳的感觉实,实在让人心满意足。

    “坤,工作不顺利么?怎么觉得你这次回来总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搂着我,吻了吻我的发然后抬头看着我,乌黑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没有……”我回吻他。

    回地球已经快一个星期了,Justin给我的困绕却始终没有散去。我一向是一个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的人,可是这次却完全不行。有关Justin的一切都一直让我很挂念。

    他返航了么?还是依旧在哪个神秘的地方继续他的工作?

    周彦辰似乎对我隐瞒了些什么……可是那些究竟是什么呢?

    还有Justin的那个叫林彦俊的爱人……他知道Justin现在的状况么?他现在又在哪里?

    莫名的一阵心烦,我下意识的抱紧了子异的胳膊。

    “坤~~”

    子异也搂紧了我。我知道我的烦恼瞒不了他——他天生有异与常人的第六感,对于强烈意念的反映尤其敏感。

    他轻轻地婆娑着我的手指,象是想给我一点力量,套在他无名指上的冰凉指环在皮肤上来回摩擦,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戒指……

    一切的困绕都是从那枚作为传感介质的指环开始的。

    我微微闭着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又回想起那天的情形——快速的搜索结果却无法定位的坐标,封闭隔热的驾驶仓,悬浮的空中的物体,小朋友绝望的表情……

    等一等!!!!!

    我猛的坐了起来——除了太空,还有一个地方会失重!

    也只有那个地方会导致驾驶仓完全封闭,会让我们的对话完全没有延时!

    “对不起,子异,我想我要先回去一下!!“我满脸歉意的看他。

    我看到他的委屈和失望,不过他是个大方隐忍的人,最后还是无奈的笑了笑点头。

   

    两个个小时以后,我搭乘了飞船回到了基地——已经顾不上对子异的愧疚了,那个令人害怕的猜想纠缠着我,没有回工作间,我直接冲到了周彦辰的办公室。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周彦辰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告诉我,Justin现在在那里?是不是……”我狠狠的咽了一下唾沫,手指向地下微微弯曲起来。

    周彦辰颓然的跌坐在沙发上。

    身后的全息大屏幕打开了,Justin所在的仓体以及周围的环境清晰的显现了出来——红色的熔浆放肆的翻腾,炽热的气浪刺目而闪亮,随着仓体的下潜飞快的在仓尾合拢,小小的仓体在无穷无尽的红色中,象是随时要被融化和吞没。

    果然,我的猜想没有错!

    他没有进入太空,而是反向潜入了地底!!!!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是一去不还的航程,为什么还要让他去?”

    我疯了一样狠狠的摇着周彦辰的身体。

    数据显示,Justin所在的仓体已经下潜到了离地层4000公里的地区。也就是说,他已经通过了地幔和地核的交接面古腾堡不连续界面进入了地核。

    而在这以前,人类能达到了最深距离不过是是海平面以下2500公里。对于地核处液态铁镍的高强密度,人类仅仅是通过推理得知,在那样的压力和温度下,Justin几乎完全没有返航的可能。

    “没有人逼他,他自己要求的……”周彦辰无力的看着我,眼底是浓浓的悲哀:“他需要获得关于地核内部高强能量的第一手资料,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什么?赌注?彦辰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吗?他难道不懂的科学研究要循序渐进的道理么?”

    我象疯牛一样红了眼睛,身后的显示屏中那令人窒息的淹没景象还在毫无止境的翻腾着,我拿起一个水杯重重的朝它摔去。

    “Justin……他需要这方面的资料。因为他要救出他的爱人……我是说林彦俊。”周彦辰终于抬起头来看我。

    “林彦俊?”我疯狂的举动终于停止下来了,慢慢平息着自己的喘息。

    “是的!一个同样优秀的勘探员,比Justin大7岁,也是他最亲密的伴侣……”周彦辰的声音也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2年前的一次普通的地下勘探中,林彦俊选择从厄拉耳海沟开始下潜,下行1200公里左右,他开始感觉到了情况的异常……”

    “预想中的滚热熔浆没有出现,包围在仓体周围的海水却一直没有消失,甚至还出现了不寻常的冰带……当他准备返航的时候,骤然下降的温度已经把仓体冻在冰柱中了,我们猜想,那是莫霍不连续界面上的一个突变。Justin在从地面观测系统中看到着一切以后,当场就痛哭出来了……”

    “此后的几年中,我们一直设法破冰营救出林彦俊,可是,接近绝对零度的超低温让我们甚至很难以接近,驾驶仓的中子材料系统可以暂时保证他的安全,其中的供养系统是充足的,可是林彦俊的活动范围也就只有驾驶仓的20多平方那么大。”

    “更无法忍耐的是,他对Justin强烈的思念。狭小的仓体内除了简单的生态循环设备,全是他给Justin采摘的珊瑚花……支持他在冰冷和孤单中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他口袋里放着,他临行前和Justin的合影……”

    “Justin开始疯狂的寻找有关突破绝对零度的方法。他本来就是极聪明的一个孩子,我从来也不太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直到十几天前他忽然对我说,彦辰,把中子飞船给我吧,我要下到地核里面去!我想我找到突破绝对零度的方法了……我还能说不吗?给他中子飞船,至少可能对抗地核惊人的密度,我知道他说一不二的个性,我从来就无法阻止他……更何况这次的航程是关于林彦俊的!”

    “推进器在飞船潜入地底3000米的时候就烧熔而与主仓断裂了,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早,从那个时候开始,Justin就一步步的向地心沉下去,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Justin完全失去了返航的可能。可是每天他都坚持工作着,在熔炉一般的地底不分昼夜的进行着能量的计算,每天都会有新的方程式和猜想被反馈回来……他什么都知道,他竟是故意的!”

    “前几天他很开心的对我说,彦辰,我想我的假设是对的,地核的这种能量组合方式,是可以通过绝对零度的冰层的。如果计算不失误,大概在有一段时间,你们就可以把彦俊救出来了!”

    最后几个字已经被淹没在周彦辰的呜咽中了。相处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头深深的埋在手掌中,整个房间中是极力压抑的哭声。

    傻傻的Justin,用这样的方式救出林彦俊,你觉得他会很开心么?

    我甚至不知道Justin在那样地狱般的环境中是怎样支持着活到现在的——宇宙航行虽然也是寂寞的,可是宇航员门能看到无垠的太空和壮丽的星晨。

    而地航飞船上的宇航员们只能凭感觉和不断跳动的数字判断自己的位置。一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飞快合拢并压下来的岩浆,这个幻象使几乎每个地航员都受到常人难以感受的压迫感的袭击。

    被包裹在几千公里厚的物质中,别说空气和生命,连空间也是不存在的。周边是高达5000度的高温,压力可以把碳在一秒钟内变成金刚石的液态铁镍,即使是任何方式描绘的地狱和这里相比都会变成天堂,生命脆弱得可以随时崩溃……

    他居然在厚厚的宇航服中每天坚持工作?居然还有心思去演练那些复杂的方程式?去面对那些令人发疯的红色熔浆?

    Justin……那个林彦俊对你何其重要?

    手心中泌出微温的汗珠,下一个瞬间变的冰凉。

    只是,悲剧似乎尚未结束。

    “坤,以你的经验,磁化信息连接的稳定性有多高?”许久许久的沉默后,周彦辰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在太空中,这种信息感应可以到达除了高密度的黑洞所在的任何一个地方……”

    话才说到一半,就象是被谁硬生生的截断了一般——我已经知道彦辰要说什么了。

    按照Justin飞船现在的下沉速度看,十几天以后,他将达到地球的最深处。

    仅仅古腾堡不连续面上的压力都高达每平方厘米1600吨,地核深处的强大密度是超出我们想象范围的,那个时候,即使飞船的中子材料外壳可以抵挡住强大压力,磁化感应也将被切断。

那个时候,Justin与人类的最后一点感性联系也将失去……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地球的最深处,和那张照片度过余生。

    而林彦俊……即使被他的方程式救出了绝对零度的冰层,又要到哪里去找他呢?

    困与被困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