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异坤】不能更远的距离(下)
OOC~图片来源见水印~
上文链接:
🍄不能更远的距离(中)🌻

🚣🚣🚣🚣🚣🚣🚣🚣🚣🚣
chapter 6 
    我把和justin对接的感应磁头24小时开启了起来,镜头正正的对着电脑上最美丽的大海——那里,有着他最深爱的恋人,我和周彦辰每天轮流的守在镜头前面,希望在那个小朋友想找人说话的时候,会有一个人陪着他。
    地航飞船壁面上的红晕一天比一天更加浓烈。从那触目惊心的颜色就可以推断出仓体外灼人的高温,小朋友裹在地航服里的小脸常常被烤的红红的,憔悴的样子似乎随时会倒下去——我宁愿他现在倒下去,在这个见鬼的地方死亡都是至上的解脱。
    依旧是每天不间断的演算和推测,很专著的研究着仓体的触手获取的外部能量信息,然后就是一个个复杂的方程式通过镜头传感回来,也只有这个时候,能看到最多的小朋友纯纯的笑脸。 
    “坤……我的戒指在你那里是吗?”某天的一个夜晚,我和周彦辰都毫无睡意,小朋友的方程式已经接近完成阶段了,很开心的和我们聊了一下以后,忽然问我。 
    “是……”
    我点头,回头看那枚做为介质的指环——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和justin之间的联系已经开始出现盲点了,每一次信号的忽然中断都让我快要发疯,害怕那是永远的失去联络。 
    从知道真相的那天开始,我每天所想的就是怎样可以把和Justin的联络时间尽量拉的更长一些,我甚至幻想磁化技术可以突破地核深处的高密度干扰。可是越来越频繁的信号断点让我失望……我是那么投入的一次次的尝试着新的完善措施,甚至忽略了每天一封的给子异的问候。 
    他会理解我的,我知道我善良的子异会理解我的……我清楚的记得我把Justin的故事告诉他的时候他脸上的同情和悲伤。
    “坤,给我看看好不好?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它了……嘿嘿!”小朋友的脸紧紧的贴到镜头面前,皮肤干干的,隐约可以看到灼热而裂开的口子。 
    “好的!”我把镜头投向了指环,浅浅的黄色的灯光,柔和的抚摩着指环,就连内壁上E&J也清清楚楚的。
    “好象……有点大了。”瘦瘦的手指伸到了镜头前面,调皮的和指环比了比,然后有些遗憾的收了回去。 
    大了……当然大了!
    我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双手在几十天以内迅速的枯瘦了下去,泛着健康光泽的肤色已经被高温灼成了难看的灰褐色,暗红似乎要从那薄薄的皮肤中挣脱出来,一个个裂开的口子爬满了整个手掌……那个本来就不大的指环和手指比起来简直可以变成一个轻易摇晃的圈。
    那个时候……他的林彦俊怎么会允许可爱的小朋友有这么一双让人不忍淬睹的手?他为他套上这枚戒指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亲吻这双手?

   亲昵的?温暖的?缠绵到极致? 

    “好累……”小朋友看来有些撑不住了。想大大的伸一个懒腰,笨重的宇航服却让他连这个动作也显的如此笨拙。
    “Justin,睡一下把……我和蔡徐坤都不走,陪着你呢!”周彦辰很轻柔很轻柔的劝他,象是在劝一个孩子。 
    17岁,其实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恩!”应了一声,小小的脑袋偏了偏——“彦辰,现在,地球上是什么时候了?” 
    “是黄昏了。” 
    “黄昏?”小小的头仰起来了,我知道,那是他开始回忆的一个习惯动作。 
    “黄昏的时候有很凉很凉的风,林彦俊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去海边放风筝了。不过这个家伙很笨,头发常常莫名其妙就缠到了风筝线上,象个黄色的稻草人……呵呵,就是这样的哦……” 
    Justin很费劲的把头发绕到手指上,做出一副很夸张的可爱表情。
    “林彦俊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傻?”有些兴高采烈的问着。
    “很可爱……”
    我已经呜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混沌的红色中,我几乎已经看不到Justin的影象了——他的地航飞船似乎是越过了某一个界面,地质密度又是一个突增,磁化信号开始大幅度的减弱,图象信号几乎完全消失了。现在我们之间能交流的只剩下声音信号而已,而且照这种减弱趋势看,就连声音的联系也将中断在不久的将来…… 
    那个可爱的黄色稻草人形象我都失去了……
    最后的景象是Justin在灼的通红的地航飞船中微笑的样子——铺天盖地的红色无止境的翻腾着,叫嚣着,连他那原本赫色的头头也变成了红色的! 
    “我要睡了……彦辰你记得要叫醒我,明天我还想看看那片海……”哑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小东西似乎睡着了。
    周彦辰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落在他面前的地上,砸出了一个个水渍小坑。从镜头反射出来的红色的光。让地上的眼泪也变成了红色,泣血一般。 

chapter 7 
    小朋友意识到和我们失去视觉联络是在6个小时以后。
    “真遗憾……还想看看那片大海,感觉真凉快……”声音静静的,听不出太多感情的起伏。 
    “对不起,Justin……”我死死的纂着衣角,尽力控制着自己说话的语调。 
    “嘿嘿,不关坤坤的事……只是方程式要通过声音传导好象满麻烦的……”
    似乎有点遗憾……只有一点点而已,简单得象是遗憾没有吃到最大的那个香蕉。 
    都什么时候了,他记挂的居然还是那些该死的方程式?我重重的把拳头砸在控制桌面上。 
    “坤?”好象被我吓了一跳,Justin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放心,Justin,我会很认真记录,绝对不会出错的……”我平静了下来,很温柔很温柔的回答他。 
    短短的一阵沉默,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表情. 
    “坤……是不是再过一段时间,连声音的联系也会中断?”小小的声音传过来了。 
    我死死的咬着嘴唇——我第一那么恨我自己。
    为什么我就那么无能为力? 
    “没关系……只是我要加快方程式的编写速度了,希望还来得及……”
    我知道,那边是小朋友坚定而虔诚的脸。 
    很少在听到Justin的声音了,他似乎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了方程式的编写上。
    我经常会在大半夜醒来,发现周彦辰在接收他的新成果……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奢侈到分秒必争的地步,偶尔实在撑不住了,也是千啶万嘱的要周彦辰一定及时叫醒他。
    可怜他的休息时间已经吝啬到了用个位数计算程度。 
    越来越断断续续的对话声,无时无刻都在压榨着我们的神经,我无法得知信号会中断在哪一个时刻。 

    子异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和我联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力气去管。
    我现在每天都在研究对抗高质量干扰的方法,无奈进展甚微。 

    “彦辰,只剩下最后一个方程式的配平了,看来今天晚上可以全部完工了。”不知道的信号的越加微弱还是小朋友连续不眠不休的工作导致的憔悴,本来亮亮的声音如今听起来象是骄阳下枯沙在摩擦。
    “上帝保佑,希望还来得及……”
    我紧张的注视着越来越不稳定的信号——飞快变化的数据显示出来了前几次突变前的征兆,似乎小朋友的地航飞船又将穿越一个密度突变的界面。
    “不!!!!”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Justin的惊叫声从通话断口中传了出来。
    “不要!!!不要这样!!!!我就差最后一组方程式的配平而已了,求你在给我一点时间……”
    惊恐慌乱的声音,是我从未听到过的——即使知道自己将永远被困在炽热的地核里面,永远失去和外界的联络的时候,Justin都是那么一副平静乐观的表情。 
    感应系统微微的震动了一下,感应信号猛的下降了一截,在0指数的位置徘徊着,Justin的声音模糊的断断续续传来。

    他哭了…… 
    认识他以来除了惶惶忽忽的见过他掉过一次眼泪以外,从未见他哭过……印象中,他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孩子。
    虽然真的仅仅是个孩子而已。 

    可是他现在真的哭了。
    即使是那么模糊的信号,几乎听不真切,可是我还是听到了他沙哑的哭声。 
    不是呜咽,不是默默掉泪……是心裂成无数的那种歇斯底里的痛苦。
    那是连眼泪都宣泄不出的绝望。 

    真的……仅仅只差一组方程式的配平就完成了。 
    付出了生命的一次航行——永恒的禁锢,灼热,和包裹。
    令人窒息的地狱和寂寞。 

    为了解救出他那个被囚禁在深海冰层中的爱人,他什么都可以承受。 
    或许在多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已,他就可以完成这所有的方程式了。
    而这些,将是陪伴他在地狱最深处最后的安慰。
    就象是翻腾的红色岩浆中,那片让他感到清凉的小小蓝色海洋……陪着他回忆..快乐... 
    而如今,那组方程式最后的配平已经没有时间传上来了,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地面上那些从未下到地心深处的人来说,Justin以前传过来的方程式,无疑于一堆废纸无异。 
    “林彦俊!!……”
    最后传来的是Justin绝望的哭叫声,扫描灯猛的一黑,所有的传感信息全部消失了。 
    周彦辰呆呆的看着一片暗红的显示屏,视线久久不曾离开——我很想知道他究竟从里面看到了些什么。
    就好象,我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一样。
    我们是不是都从那片红色里面看出了什么呢? 

chapter 8
    两天后,我向周彦辰请了一个长假,我想我是该回地球了。
    我要好好躺在子异的怀里,让他用尽全力抱紧我,让我感受到他的爱,告诉他,我也很爱他。

    周彦辰在给我准假的同时也给自己放了一个大假,他说他也要回地球呆一阵子,希望能够陪陪Justin。
    “坤,这个你留着把……”临行前,周彦辰把Justin的戒指给了我。
    我紧紧的握着——上面似乎还有没有散去的小朋友的味道。

    航天飞机起航了。
    向地球飞去,那个水兰色的球体看上去那么凉爽而美丽,在矿阔的太空中,优雅的旋转着。
   有谁知道,在它的内心中,翻腾的是怎样一种红色的能量——那是足以融化一切的温度。
    如果有一天他变的透明了,我是不是可以看到在它红色的最深处有那么一个小朋友,笑笑地对我说:“夏威夷的海哦……好凉快好凉快!” 

    而那个蓝色的海底冰层里的人呢?
    那个叫林彦俊的美丽少年……那个让Justin不顾一切的爱人……
    他缥缈的发丝在海底飘动的情景是不是另一种绝世的美丽?
    至少不会再象Justin所形容的那种"头发缠在风筝线上的傻傻的样子……”
    对不对? 

    一个在世界的最深处,红色的火让你不熄。 
    一个在世界的最远端,兰色的冰让你不灭。 

    Justin,其实你不用哭泣了。
    不管走到天涯海角,你们之间都不会再远了,不是么? 

                                ——完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