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安全帽和工程师(上)
OOC~有点沙雕…
🔨🔨🔨🔨🔨🔨🔨🔨🔨🔨

    18岁那年,一心向往人文气息的王子异阴差阳错考入了一所理工类院校的土木工程专业,这所学校在离家蛮远的,在一个中型省会城市A市。不是说理工类院校不好,关键是一眼望过去全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完全足以让王子异那堪比明星的精美面孔在瞬间垮下来。从小到大,王子异都是女孩眼中炙手可热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有温柔可爱的姑娘们围绕,如今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据说这个学校的男女比例是7:1,王子异的脑袋中立刻反映出了这样的逻辑结论,每7个男生就有6个要打光棍!多么可怕的世界啊!据说这里的女生找男朋友都是千挑万选,没办法谁让人家机会多呢。好在老天爷给了王子异一副好皮相,虽然这里长相出众的男生也有,但是像王子异这样,长相俊朗打扮入时气质超群知情识趣的还真是不多。
    “怎么着咱也不至于沦落到那6 的部分去吧。”王子异在心里打着小算盘。第二天,这个梦想幻灭了。追究其原因,并不是王子异不够帅竞争力不足,而是理工院校内长相甜美打扮时尚气质优雅的女生也是凤毛麟角,根本就无从挑起啊。这让一向审美水准极高的王子异哭得心都有了,早知道当初死都不该为了离家远一点报这个什么破学校。就算老妈唠叨又怎样,起码有美丽的姑娘安慰。背井离乡的王子异只好将满腔热情投入到如何在理工类院校人文的活着这件事情上来。创立了街舞社团,第一学年结束的时候王子异愣是成为了理工院校所有女生心中的先锋人物,又有文学素养(会写歌会rap)又有音乐天分(会跳breaking)又洁身自好(从来没交过女朋友,因为全都看不上)为人放荡不羁又有男人味(对每个女生都挺好但都点到止)关键是帅得一塌糊涂(也就那张脸能看)。括号里的话摘自王子异的舍友兼好友林彦俊的语录。

    大三那一年,六月的一天是王子异的街舞社成立两周年,这个光棍社决定出去庆祝一下。为什么叫光棍社,因为社员全是光棍。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街舞社也有几个女生,但是不久就因为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王子异只好决定只招男性社员。不久男生们就发现街舞社是诱拐女友的温床,首先会跳街舞可是能骗到女友的高招,而更为重要的是由于王子异的存在,每次社团活动总有不少女生来观摩。在女生们都知道了王大帅哥家教森严是不会找女朋友(借口啊借口,其实是那家伙眼睛长在脑袋顶上——林彦俊语录),于是退而求其次,在街舞社的其他人中选一个受过“王子异熏陶”的也好。街舞社成了名副其实的“流水的社员,铁打的王子异”,王社长永远在那里,而社员们一旦找到女朋友就纷纷离开了。即便如此,由于“前社员女友覆盖率”高踞全校各个社团的榜首,街舞社虽然是光棍社却一直人丁兴旺资金充足。庆社成立两周年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这所理工院校为了让学生们清心寡欲一心向学,专门在城市西面独占了一个山头,学校就坐落在半山腰,山下是满目繁华山上是枯燥乏味。王子异带着他的光棍社员们下山庆祝,一群小伙子喝到兴头上决定去正在内装修的新电视塔上看看。这座电视塔是规划中市内新的标志性建筑,规模相当庞大。政府投入了不少钱在上面,选择了山下商业区最黄金的地段,不远处就是穿城而过的河流,具有很好的视野。于是一群小伙子趁着夜色蒙蒙摸着楼梯上了电视塔,碍于社长大人恐高,再高怎么也不肯上了。一帮人只好坐在七层的小型观景阳台冲着河岸灯火续摊。边喝边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至于主题自然离不了姑娘。没一阵,聊HIGH了的闹将起来,大吼大叫摔酒瓶子。

    正在兴头上,一道手电筒的光射了过来,紧随其后的是一道的声音:“哎!你们干吗呢?”
    一群人被光晃到,都禁了声,只是往光源后方瞅。
    手电筒又晃了晃:“谁让你们进来的?还在这里闹腾!”
    终于适应了刺眼的光线,眼见是一个个子倒不矮身才却很纤细的人,顶个大大的黄色安全帽。一群人登时放松了一下神经。
    “快离开这里,施工禁地怎么能乱闯。”安全帽叫到。
    这边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刚刚喝完酒哪里肯听,摆出了干架的姿态。
    见这架势,安全帽往后缩了缩,整个人显的都小了一圈。
    “行了,回吧,也晚了。”王子异亮了一嗓子
    “走吧!”,“走吧!”一听老大发话了,众人也就闷闷得放下酒瓶子准备走了。
    “等等!”安全帽突然叫了起来,小伙子们一起转了过去又端起了架势。
    “把你们的酒瓶子拿走”安全帽底气很弱的叫着。
    在王子异听来倒像是央求,于是开口道:“大伙把瓶子都拿走吧,别给人这添乱,好歹也是当代大学生不是。”
    一群人收拾好酒瓶往下走,安全帽默默的跟在后边,倒是用手电筒给前边的人照着路。
    好容易到了一楼门口,安全帽终于松了口气,虽然觉得对方人很多有点怯,但仍打算再教训两句。
   “你们下回再不……”话还没说完,脚下一个不注意整个人就向前扑了去。
    王子异听到身后的人说了句话,脑子还没反应出来说的是啥,正打算回头仔细听一下,一个身影已经撞了过来。王子异连忙伸手接,小小的身板正好抱住,体重也不算重所以冲劲不是很大。等王子异扶那安全帽站好,前边的小伙子们都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转过来看着。
    安全帽摸了摸鼻子侧了侧身,尴尬的说:“谢谢!”
    接着门口的灯光,王子异打量了一下小身板,穿了件白色T恤,皮肤还真白腰细的不象话,胯上挂着的大裤衩边缘露出里边大红色的裤头,往下是刚刚接住他的时候碰巧亲密接触了一下的翘屁股。虽然安全帽的脸背对着灯光看不清楚,但是王子异就是觉得他肯定刚才说话的时候噘着嘴就像小猫嘴一样,而且他现在肯定脸红到脖子根了
    “你,你们快走吧,不要再来玩了,下次再被抓住就要通告你们学校的。”
    安全帽尴尬的叫声,让王子异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一看周围的小伙子们都盯着那小身板看呢,突然有点不爽,说不出为什么。于是忙招呼了大家回学校。

    6月底,进入期末考试阶段了,王子异忙得天昏地暗。却有一次在梦中闪现过皮肤白白的细腰条和红裤头。直到考完试王子异才想起来,是哪天晚上的民工。

    暑假王子异怕回家老妈唠叨,于是借口参加学校“暑期三下乡”活动,留在了学校。其实是在朋友开的街舞教室里教教小朋友跳街舞,也不浪费学了这么多年breaking,还能赚点钱。

    一天下午,王子异骑着二手单车出门,打算买一点日用品。这一年的夏天出奇的热,骑着车王子异分明能感觉到汗水一滴滴从毛孔里冒出来。下了山经过电视塔的工地,也没有在找什么但是莫名的就往里张望了一下。

    作为一个大男人竟然能够独自在商场逛几个小时,王子异也觉得不可思议。奋力往回骑车的时候,已经太阳西沉了。由于一路是上坡,还迎着夕阳,骑得王子异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心想早知道坐公车好了这罪受的。等骑车到离学校不远处的花鸟鱼市场的时候,已经成了平路不用再上坡,于是王子异慢了下来,因为实在蹬不动了。心里盘算着回学校先洗个澡,然后到学校后门的小吃街吃碗西红柿鸡蛋面。吃完等到热气下去一些,8点多了再去街舞教室上课。

    突然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张大哥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到前边找一找。”
    王子异忙往前看,竟然是安全帽。一件白色的大背心垮垮的套在身上,还是那件大裤衩,手里提溜着黄色的安全帽。正和身边的其他民工说话呢。
    “你说你这娃,怎么搞得跟城里娃似的,一天不洗澡都不成。那你去前边看看,找不到就算了,早点回来啊。一天不洗澡也不咋。”被叫做张大哥的人扯着嗓门憨憨地说着
    “嗯~”安全帽笑了笑,用力的点了一下头。独自往前走去。王子异下了车,跟在安全帽后边慢慢走。只见那人东张西望嘴里还哼唧着歌曲,好像是PPAP。
    “嘿!”王子异走过去,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安全帽当即吓得往旁边跳了一步。
    “还记得我吗?”王子异觉得这娃的反应还真可爱
    “嗯,记得。就是那晚闯工地的吧。”安全帽噘了噘嘴说
    王子异笑了起来,安全帽噘嘴的样子果然像小猫。脸只有巴掌大小,睫毛长长翘翘的,在下眼睑映出浅浅的阴影。眼睛盯着你看的时候会闪烁出水波样的光芒。
    “你干吗去?”王子异问到
    “嗯,找个洗澡堂。常去的那家今天管道检修,没法洗了。”
    “噢,嗯,去我们学校吧。不贵而且水很好,现在是暑假,人也不多”
    “嗯?可以吗?能让我进吗?”
    被安全帽侧着脸斜着眼睛盯着看,王子异恨不得拍着胸口保证:“有我在啊,没问题!” 

    于是两个人边聊边一路走回学校。得知了安全帽叫蔡徐坤,今年20岁,跟着县里认识的人来城里打工半年了。由于王子异的热情又温柔,等到了学校,两人俨然成了哥们。

    进了澡堂,果然没什么人。王子异要上厕所就让蔡徐坤先进去了,等王子异进到澡堂在一片氤氲水汽中找到蔡徐坤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蔡徐坤满头泡沫的背对着自己,只是把头扭过来看。虽然知道那腰柳条似的,虽然晓得那屁股翘翘的。但是当这些都全裸的呈现在眼前,王子异感觉脑中的什么地方“噔”的断了。只剩满眼满脑白白的躯体。晃眼到王子异有脑充血的感觉。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王大哥,你干吗呢,快过来洗啊?”蔡徐坤冲着水问到
    王子异心不在焉的应着:“噢,呃,嗯…”
    打开了旁边的一个水龙头,眼睛却依然停在蔡徐坤这边。只见那水流顺着肩背腰臀流了下来,在S型的曲线上划出亮亮的痕迹,闪烁着好看的光泽。王子异突然想把手鞠在那翘翘屁股的下缘,接住那些闪着光的水。

    正看着,蔡徐坤突然转过身来说:“要我帮你擦背吗?”
    王子异想收回目光,却由于再次被震撼而继续盯着看。蔡徐坤那薄薄的胸口被热腾腾的水汽冲刷的泛着微微的粉红。胸前两个小小的乳点,更是粉嫩嫩的。
    王子异之前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应验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勃起了。忙转过身背对蔡徐坤假装冲水:“不用了,我冲一下汗就好。你,你洗你的,不用理我。嗯,不用理我。”
    “噢...”对此一无所知的蔡徐坤,于是继续快乐的冲起澡。
    王子异打开凉水,希望能够安抚自己的小兄弟,胡乱冲了冲,抱着东西就往外跑,末了冲蔡徐坤喊了一声:“我先出去了,在外边等你。”

    等蔡徐坤出来,王子异又请蔡徐坤吃了碗西红柿鸡蛋面,蔡徐坤很热情地告诉王子异要加点辣椒油才好吃。于是不怎么能吃辣的王子异,红着眼圈吸着鼻子被蔡徐坤定义为热情善良的城里大哥。

    晚上,王子异从街舞教室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发愣。其实他已经发了一晚上愣,搞的他的一群学生们也陪他发了一晚上的呆。

    “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女朋友了,欲求不满到见了男人的裸体都能勃起的地步。”王子异脑中依然晃着自己的手接住翘翘屁股下缘留下来水滴的画面,还有那胸前两个可爱的粉嫩的小点儿,简直是太诱人了。

    边自我安慰得王子异边进入了梦乡,梦中那S型的水痕还是没有放过他。于是之后整个炎热的夏天王子异有意无意的绕着电视塔走道了。

    大四第一学期开学后,很多前三年没有谈恋爱的大四学生都开始了“黄昏恋”,在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光里享受一把“美妙的校园恋情”。
    而“首席黄金单身汉王子异”更多地考虑的是工作的事情。本来就在一个二流的学校,又上了这学校里二流的专业,自己还是这个专业二流的学生。在扩招之后竞争如此激烈的就业市场中,自己能卖个什么价钱,想起来都头晕脑胀的。
    寒假到来,让王子异连想都不用想了,整个人只是揣着简历打着领带,不停往自己脸上贴金,不停的装孙子,在不同的用人单位之间奔波,憋着股劲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工作。最终,王子异发现操蛋的现实的确有让人不得不低头的本事,只能厚着脸皮依靠父母的关系网了。好歹,到了来年4月份,和一个不太大的建筑公司签了合同。
    喝过了散伙酒,卖了不想带和带不走的旧物,王子异带着很少的几件行李去单位了。那个建筑公司在离家不远的B市,是一个地级市,当然和王子异家所在的C市是没法比了,但是比起大多内陆城市算是很不错的环境了。作为一个刚毕业的新人,单位自然是无法直接把整件的工作交给王子异。于是只是每天跑工地,盯着工程进度。最初的时候很迷茫,书本上的知识和眼前监工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关系,与其说是他盯着工程还不如说是和工头们学习,常常被工头们牵着鼻子溜。
    王子异自从作了这个工作发现自己很是能和广大劳动人民打成一片。即使大多工头都是农民企业家,也许是王子异天生的亲和力或者天然的个性,他很容易得到他们的认可。于是渐渐觉出点门道,自己也能独当一面了。到来年秋天的时候,公司接了一个隔壁省的商业大楼的案子,让王子异作为助理工程师去那边工作3个月。这可是王子异第一次作为工程师的身份工作,虽然是助理的,虽然工作内容基本还是监督进度,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参与了设计的案子。

    到了临省省会,投资方还帮忙解决了住宿,是一间双人宿舍,家当是简陋了点,不过总比没有的强。王子异很喜欢这个城市的饭菜,价钱也很便宜。工作方面并不是太忙,每天去工地两次,每周回单位一次,见投资方一次。
    工作了半个月以后,已经对一切都很适应。上午11点到达工地,照例和工头沟通了一下。正和工头唠唠家常说说工程质量的事情,一个不注意脚下没踩稳,整个人就往一边倒了过去。于是和一个正扛着钢筋的民工撞上。这一撞王子异摇了摇稳住了身体,那民工却由于负重被撞倒了。王子异忙蹲下看那民工,不停的说对不起。那人却完全不搭理他,看来是怒了,只是收拾掉落的钢筋。工头在一旁大大咧咧的叫着:“你不用理他,他是个民工还能比你个工程师娇贵。”王子异却边道歉边帮那民工的忙,见到他这样的行为,那民工从黄色安全帽的帽沿下偷偷的张望起王子异。这一望两个人都吃了一惊,那人竟然是蔡徐坤。

评论 ( 22 )
热度 ( 78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