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安全帽和工程师(下)
OOC~七夕快乐~
上文链接:
🍄安全帽和工程师(上)🌻

🔧🛠️⛏️🔩⚙️⛓️⚙️🔩⛏️🛠️🔧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王子异端着手中的钢筋问。声音透出高兴。
    蔡徐坤虽然也高兴,说出来的话却很平静:“嗯,想见见沿海的城市。”
    “哎哟,你们认识啊?倒是巧!”工头抽着烟把包往胳膊下一夹很识趣地说:“那你们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原来几个月前蔡徐坤他哥住院做手术,蔡徐坤就回家帮了半年农。一切结束以后,正好听三大爷隔壁家的大侄子说要来沿海城市打工,蔡徐坤也就动了心,跟着一起来了。
    王子异说:“蔡徐坤你有什么事情就找我,我好歹也是助理工程师。”
    蔡徐坤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吞吞吐吐的说:“也没啥。”
    王子异一看急了:“你跟我还客气啥,看不起哥啊。”
    “我想洗澡”脸红了一下:“这边又潮又热,每天下工了,澡堂都很挤,我抢不过他们。”嘴也嘟了起来。
    王子异看着粉红的小脸和小猫嘴,心怦怦的跳,“你下工了到我宿舍来洗吧,一楼有一个小澡堂。”
    看着蔡徐坤高兴得点了点头,王子异打心眼里觉得舒坦。

    于是蔡徐坤每天收工了,来王子异的宿舍楼洗澡。但是王子异每天都是晚上9点自己去洗。偶尔,等蔡徐坤洗完澡,王子异请他吃顿饭一起喝啤酒。

    一天,蔡徐坤偶然提起说睡在自己旁边的人很壮每晚都要侵略自己的铺。王子异脑子轰得就热了,脱口而出:“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说完这句话,王子异自己也懵了,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你休息不好工作岂不是很不安全。再说,我这里其实是双人宿舍。完了我把那张床上的行李放个别的地方,你可以睡那里。嗯,洗澡也方便。”
    蔡徐坤想了想,感激地说:“哥,你人真好!”
    看着蔡徐坤屁颠屁颠离开的背影,王子异不自觉地合不拢嘴。
    第二天蔡徐坤就搬来了,除了被褥,物品少得可怜。那被褥显然是蔡徐坤仔细保存的结果,没有任何不良气味,就是大红大绿的被面让王子异觉得怎么那么可爱。于是屋子也有人收拾了,衣服也有人洗了,王子异小日子过得叫一个滋润。

    心血来潮的王子异挑了个休息日带蔡徐坤去唱KTV,小子兴奋的一路蹦蹦跳跳的。进了KTV却拘谨了起来,任王子异说死说活都不肯点歌。于是王子异说那哥给你唱个,你喜欢听哪首。蔡徐坤用崇拜的眼神望着王子异说:蔡依林的《看我72变》吧。王子异瞬间倒塌了。
    没多久,802包房传来了华丽丽男版的,“美丽极限爱漂亮没有终点……”
    好容易蔡徐坤乐开了,扭扭捏捏的点了首王心凌的“爱你”。看着蔡徐坤点着脑袋和着画面里穿高中制服的少女歌手蹦跳。王子异心想娃还真少女,不光性格连唱个歌都这么可爱。要是再穿上那身衣服,不比画面上的少女歌手差。突然手就脱离大脑的控制冲着蔡徐坤的屁股招呼了过去。蔡徐坤还投入在歌中,转过头冲王子异甜甜的笑了一下继续转过去唱。王子异突然脸红了。抽回手放在膝盖上,盯着不停看,自己竟然真的就…摸…上…去…了。
    末了,王子异点了英文歌,投入最大的感情唱了起来。蔡徐坤听不懂唱的啥,可是觉得听着想掉眼泪,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屏幕上的光打在王子异的侧脸,蔡徐坤突然觉得王子异怎么那么爷们那么帅,就像还珠格格里的五阿哥一样帅。
    当晚,蔡徐坤就跳着舞跳到了王子异的梦里。

    自从住在一起后,对于蔡徐坤一起洗澡的邀请,王子异是能推就推,实在推不掉,也是晚进去一会再草草冲了迅速出来。这天王子异躺在床上看着杂志心里盘算着一会要是蔡徐坤叫自己一起去洗澡应该说啥理由拒绝。蔡徐坤突然推门进来了,王子异放下杂志起身打算让他坐,谁知蔡徐坤却低着头拿了毛巾转身要出门,照往常都是进来先窝王子异铺上聊天的。王子异觉得不对劲忙登上拖鞋,冲过去拉住蔡徐坤。掰过小脸一看,眼睛肿得和桃核似的。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哥!”
    蔡徐坤摇了摇头。
    “我找他们去”王子异就要开门
    蔡徐坤拖着王子异的手抽抽搭搭得说:“你别去,你别去”
    “那你说怎么了?”王子异温柔的摸着蔡徐坤的头
    “刚才准备下工的时候,突然有人跟我说:看你住你那工程师哥哥那里滋润啊。然后别人的都怪笑,另一个人说:那是,不看咱坤儿啥人品,就光看着谁不想疼,更何况是同居呢。其他人怪笑的更欢了。我气死了就和他们说:你们乱说啥,那是我哥。那人就说:亲哥哥还是情哥哥?不图你啥咋能对你好。我就哭了,我冲他们说:你们放屁,我哥人可好了。”说着说着越哭越厉害了
    王子异听愣住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
    “他们,他们说我咋都成。他们咋能这么说你呢!”蔡徐坤哭着继续说。
    于是,王子异彻底被这孩子的话轰了,看见旁边哭得像小兔子一样的蔡徐坤,王子异的手又一次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上去抱住蔡徐坤就往怀里揉。
    随之好像嘴也脱离大脑的控制:“他们没说错,哥真的图你呢。”
    怀里的人突然不抽了,王子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啥,真想抽自己两下。随后二球的心想,豁出去了,屎盆子都扣到头上了索性让它名副其实。大不了坤坤再不理自己。
    “其实,哥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哥,不,我没把你当小弟弟。从第一次在那电视塔见到你,我就没来由的觉得你很可爱。这次再见到你,我高兴的什么似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对你的有了那样的感觉。总之看着你就想疼你,想把你捂在怀里,放在心尖上。”
    说完王子异感觉怀里的人,一动都不敢动样子,怕是被吓着了。忙放开了手,只见蔡徐坤红了脸,不知所措的站在哪里。过了一会,突然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我,我还没吃饭呢。我出去买个馒头吃”
    王子异也不知道这反应是啥意思,小心翼翼地说:“我也没吃,出去吃打卤面吧。”
    “嗯”

    第二天,蔡徐坤回来看着地板,说一起的民工和他道歉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子异如同煎熬。蔡徐坤没有说要搬出去,但是不像之前那么主动说话了,王子异一看他,他就把眼神转一边去。
    三天后,王子异终于忍不住了,让蔡徐坤坐在对面的床上,对他说:“我知道我那天说的话把你吓住了,其实在你心里也许我只是个爱帮忙的大哥哥。你要是觉得我很奇怪,你就说。其实也没啥。咱痛痛快快的,有啥想法你就说吧”
    说完抬头一看,那孩子又要掉眼泪,王子异忙说:“你别哭啊,就算你讨厌我,我也不会生气的。对了,完了我搬出去就行了,你还住这,你爱干净住回去简直是受罪。”
    话还没说完,对面的孩子就哭着扑了过来,两个小拳头在王子异宽宽的背上捶打着:“谁说我讨厌你了。你最讨厌了!”
    王子异愣了一下,这到底是讨厌还是不讨厌啊?
    “人家又没说你奇怪,再说,谁说我只当你是爱帮忙的大哥哥了。你怎么这么讨厌”
    这好像是不讨厌自己的意思?
    “人家这两天想了好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你,反正我也没爱过。但是跟你在一起我高兴,我喜欢你带我下馆子,喜欢你给我唱蔡依林,喜欢帮你洗衣服,喜欢你半夜打呼噜得调。”
    听的王子异惊喜了,不过自己打呼噜?!还有调子?!无所谓啦,看着蔡徐坤把自己的羊毛衫蹭的鼻涕眼泪的,王子异哈哈的笑了,坤是初恋啊。
    蔡徐坤抬起头,呆呆得看着王子异,心想别是傻了。也顾不上擦眼泪,问到:“你咋了,子异你咋了??”
    一声“子异”听的王子异心都化了,端起小孩的脸,就猛亲了下去。才两下,小孩就使劲推开了他。王子异心想,坏了,太心急了,该慢慢来的。
    小孩却大叫到:“都把鼻涕亲进嘴里去了!你脏死了。”说罢撩起王子异羊毛衫的下摆开始照脸上擦。擦完,抬起脑袋闭上眼睛静静等着。
    王子异看着脸红了的小孩,突然有种神圣的感觉,比初吻还神圣。一时有点不敢下手。
    小孩等了半天睁开眼睛,看到王子异盯着自己笑,一下子不好意思了恼羞成怒的叫到:“你,你,不亲算了。”
    王子异揽住小细腰就吻了过去,小孩的嘴唇超级软的,门牙却不好意思的闭着。王子异就在小牙缝和口腔粘膜上细细的舔着,小孩终于忍不住打开了牙。王子异舌尖忙冲了进去,追着丁香小舌跑。缠上了就不放开,突然小孩好奇得动了动舌头,于是引来了更猛烈的纠缠。
    等王子异发现小孩好像喘不上来气的时候,蔡徐坤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眼神迷蒙的软在王子异怀里。王子异有种比出门摔一跤捡到2斤黄金还值。
    之后的日子,王子异见天找机会就亲。亲着亲着就上手,小孩总是开始的时候害羞得乱扭,后来就软下去了,任由王子异浑身乱摸。最令王子异开心的是小孩兴奋的时候发出的声音,都不带忍得。有多兴奋就哼多美。
    周六的晚饭后两人玩了一会,9点多一起去澡堂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看门的大爷说再有半个小时就关门了,让快点。两人冲进去,王子异迅速的洗完,盯着蔡徐坤的背看,突然想起来几年前的S形曲线来。于是上前去把手贴在蔡徐坤小而翘屁股的下缘处,接住水流。
    “你干吗?”
    王子异嬉皮笑脸地说:“在大学第一次和你一起洗澡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
    蔡徐坤红着脸说:“流氓!”随即关了水龙头准备擦干身体。才擦到后腰正要继续往下,手突然被王子异按住了。
    蔡徐坤贴在澡堂的壁上了。觉得痒痒的好象痒到心里去了。王子异撑着墙壁边吮边啃舔着他的脖颈了起来,弄得他哼哼的都快哼出调来了。
    “你们快点,要关门了。”门外大爷喊了起来
    王子异才哑着嗓子叫了声“知道了!”
    叫完看着脖子上上的紫红色吻痕笑的志得意满。
    蔡徐坤红着脸转身看到王子异兴奋的小兄弟说:“你,你,你个淫棍。”
    王子异只是上前搂住蔡徐坤的腰说:“说实话,也是哥哥第一次和你洗澡的时候,哥哥就已经这样过了。”
    看着蔡徐坤被自己调戏得全身成了粉红,王子异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等两人回到屋里,蔡徐坤揪住王子异问:“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就对我有念头了?”
    “嗯,坦白说第一次洗澡那天我竟然第一次对着一个男人的身体勃起了。后来竟然做梦梦到你好几次。这就是为啥之前你找我一起洗澡我都尽量不去的原因。我怕吓着你。之后听到你是和很多大男人一起睡通铺,感觉就好像自己家财产被贼惦记着一样。可是一转念,自己亏个什么劲,好像两人基本没什么关系,就算借浴室借得也不是我王子异家的,是宿舍楼的公共浴室。于是心里隐隐约约的知道,自己心里已经把你当成是我的了。”手指捏着着怀里蔡徐坤的小肩膀,王子异慢慢的边回忆边说着。
    蔡徐坤窝在王子异怀里,突然有点感动。
    手不知不觉就伸到王子异的睡衣领口去了,在王子异最不喜欢别人碰的胸肌上揉了起来。
    “你干吗,别闹了!小心一会闹出火来。”
    蔡徐坤爬在王子异耳畔小小声音说:“闹出来了,我给你灭”
    但凡是男人受到样的邀请,能把持的住不是能力不足就是他妈的根本无能。王子异二话不说就翻身压住了蔡徐坤。

    初夜的清早应该的对话是什么样的?
    王子异的第一句是:“宝贝,还疼吗。”
    蔡徐坤给了王子异一个白眼。
    “让我摸摸还疼不。”
    蔡徐坤害羞的躲开他的手。
    “不好意思啥,昨晚叫床的时候你可是奔放的让我都有点自愧不如。”
    于是一脚把王子异踹床下边去了。王子异裸着身子跳上床叫着:“小样,还翻了天了。”
    两人打闹了半早上才下床,王子异奔出门买了两碗排骨盖饭算是解决了温饱问题。两人就又躺回床上了,前一晚太辛苦两人抱在一起睡得香甜。
    到了晚上6点多突然王子异电话狂响,迷迷糊糊接了起来,竟然是家里有亲戚去世了,父母让他马上请假回家奔丧。
    王子异把怀里的小孩摇醒,告诉他自己要赶回家给亲戚奔丧去。蔡徐坤马上就清醒了,抱着王子异问什么时候回来。王子异说看单位能批几天。于是蔡徐坤安安静静的帮王子异收拾要带的物品,王子异打电话请假通知投资方和工头查火车时刻。最后得到了一周的假期。准备一个小时后坐最早的一趟火车回家。虽然只是去一周,王子异却好像生离死别似的,可不是,昨晚刚洞房今天就要分开一周,搁谁谁都郁闷啊。
    “宝贝,我一周就回来,所以这房子你可以继续住。要按时吃饭,要想我。要是工程队有人欺负你就去找工头,我和他说你是我表姨妈的小孩。他会照顾你的。”
    小孩嘴里“嗯嗯”的应着就抱上来冲王子异满脸满头乱亲。
    王子异知道蔡徐坤舍不得自己走,慢慢的顺着他的背安抚小孩:“没事,才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对了,这里是一千块钱,想吃啥想要啥自己去买。别亏着自己。”
    蔡徐坤也不说话只是抱着王子异的脑袋在他脸上不停印嘴唇。王子异拉过小手围在腰间,捧着小脸认真地吻起来。吻罢提起包要走,却被蔡徐坤抱住了,于是再吻一阵。到了门口说再见的时候看到小孩挥挥小手,无法控制的又走回去吻了一阵。最后差点没赶上火车。

    回家在亲戚家过完了头七,王子异急急忙忙就往工地奔。一方面是单位只给了7天假,一方面是太想蔡徐坤。等奔回宿舍,却没见人。王子异有点着急,行李一撂,衣服也来不及换脸也没擦一把,灰头土脸得到了工地上,发现怎么施工队变了?赶忙找投资方去问,原来那个施工队工头接了另一个工程,所以硬是提前半个月完成施工3天前已经离开了,王子异回家的时候三方已经都协商过了。王子异知道他们会提前完成,可是以为怎么着也要等到自己回来以后。万万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了一周什么事情就都就完成了。蔡徐坤一直和自己腻在一起所以连自己手机号都没有。这下可好,两个人光顾缠绵了,却完全没有彼此的联系方式。王子异悔的肠子都青了。突然想到,自己有工头的电话,忙掏出来打。竟然说是空号,再拨,还是空号,再拨,还是空号。拨了几十遍以后,王子异简直想把手机砸下去,却扬了扬手蹲在地上没声响了。蔡徐坤就这样咻~的从王子异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王子异还没回味过来的时候。世界仿佛飓风过境后空旷一片,让他猝不及防。
    深秋的寒风中,王子异站在蔡徐坤忙碌过的工地上觉得生活有的时候简直狗血的比任何白痴偶像剧,小言情还要狗血。

    欲哭无泪之余王子异只好让工作压死自己,工作量不够多就用专业压死自己。这一压就压了3年,王子异登过报纸,也在广播上寻过人,都没有任何消息。也许缘分就是这样,有缘无份再怎么努力都是白搭。三年后的王子异已经成了单位的年轻骨干工程师,也开始参与一些行政类的工作,偶尔出去陪客户吃饭喝酒。喝完酒回家的路上,突然觉得尿憋,眼看是连地铁站都等不到了,近处也不知道哪里有公厕。看了看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工地,想了想就去那边吧。喝得有点高的王子异,微微摇晃着走到工地为了保障安全围起来的铁皮墙拐角解开皮带就尿了起来,正尿得起劲。突然一道手电光打了过来
    “哎,怎么跟这就尿了啊!”
    吓的王子异抖了个激灵,小半泡尿尿自己皮鞋上了。王子异正要犯二突然意识清醒了一下,这声音分明是……坤?!
    打手电的人,在光照到王子异脸的时候,也怔住了。王子异忙拉上裤子拉链,连皮带都没来得及扣。过去拉着蔡徐坤就往光亮处走,蔡徐坤变得更好看了,正泪眼汪汪得看着自己。王子异也不管是在街头了,揪下蔡徐坤的黄色安全帽就吻了上去。好半天,终于吻完了。才仔细打量起蔡徐坤全身上下,只见他穿着一件很大的红T恤,上边写着“大干狠干一个月”,王子异顿时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心声啊。

(其实那行字下边还有一行“保质保量完工程”只是被王子异完全忽略了。)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