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坤】陪伴者(短篇)
OOC~
🧀🧀🧀🧀🧀🧀🧀🧀🧀🧀
    我叫王子异。 
    出生于2152年7月13日。 
    用出生也许不恰当。应该说制造于。 
    是的。我只是一样高科技产品。 
    种类。当然是机器人。 
    自从公元2069年第一个仿真机器人诞生在肖克博士的实验室,到我出生已经有83年的历史了。这期间一共生产了234521839个机器人。你看,我是第234521840个。 
    什么,太多了? 
    看清楚,我写的是一共生产了234521839个。现在维持在运行状态的只有467832个。不包括我,我现在在做最后的检测,下午才会被送到定制者家里。 
    不懂?我说你是史前人类是不是, 我说的这么清楚你还不懂? 
    什么?没有礼貌?脾气不好? 
    跟你说我在做最后的检查嘛!我现在只是用缺省参考值在运行而已。真正的性格、年龄、修养、喜好、身份、健康程度、特长等各项指标参数要等定制者最后设定。 
    好吧,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就跟你聊聊天吧。 
    为什么?因为试运行实在很无聊嘛! 

    公元2064年最后一片野生森林消失以后,高压力的工作环境和恶劣的自然环境逼迫着人类。 
    科技发展的后遗症就是信任危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漠。一切都可以靠自己或者机器来解决。群居动物的必需感被打破。 
    无法信任同类,无法对同类敞开心胸。人类也就越来越寂寞。 

    2066年,绿色改造和心灵改造工程盛行起来。于是C仿真机器人应运而生。我们的定位就是“陪伴者”。陪伴那些寂寞的人类走过孤独的岁月。 
    发展到我这一代,已经可以按照定制者的要求,制作他理想中的“陪伴者”。 
    可以要求什么? 
    一切。 
    身高、体重、脸型、肤色、性别、五官、头发、体型。你甚至可以要求毛孔的直径。软件方面就看出厂时你设定的具体参数了。就是刚刚跟你说的,我还没有设定的那些指标。 
    没错。可以定制你心目中最完美的陪伴者。 
    而且永远不用担心背叛、伤害、欺骗。 
    万一?没有万一。软件出错这种低级错误怎么可能出现在仿真机器人身上。 
    我们的返修率是零。 
    对。零。 
    肩负着陪伴人类这么重大的使命的我们是不允许出错的。 
    我们和人类一样,会流血,会哭,会死亡。我们的生命值是可以设定的。上限是200年。 
    区别? 
    没有区别。 
    好吧,你非要我说的话,就是呼吸。 
    其实我不需要呼吸。 
    我不需要氧气。 
    人类的身体,有70%以上是水。仿真机器人身体里的只能称作液体。成分?对不起,这个是编号WWFA790890244820984-3的专利。不可以透露。 
    还有,还有就是我右脚的小脚趾里藏着备份的记忆芯片。意外被格式化时可以保留以前的所有记忆。当然,消除也可以。所以我那片脚趾甲是咖啡色的。为了标识备份芯片位置。 

    据说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仿真机器人C型是不能成长的。换句话说他们青春永驻。但是我是第七代。最先进的第七代。芯片里的程序可以模拟真正人类的成长速度,指挥模拟细胞的工作。所以,我会老。 

    好了。试运行完毕。我要休息一会。 

    我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一点三十五分27秒。我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闪着水晶一样美丽的光泽。在他的左边脸颊,有一颗褐色的痣。 
    “子异,你醒了。”他抓住我的手。笑得很耀眼。他的体温在3秒内上升了0.72度。根据系统准备的数据,这是人类兴奋的正常反应。他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虽然,目前为止,我见过的人类不超过3个。可是我的审美值设定可是275以上的高等参数。 
    “嗯。坤。”
    我微笑着朝他点头。我的所有参数都已经设定完毕,包括定制者需要的相关信息。 
    我的定制者叫蔡徐坤。 
    今年20岁。 
    我叫王子异。 
    今年22岁。 

   我坐起来,低头看见他赤脚跪在地板上。我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不要赤脚站在地板上,当心着凉。” 
    他顺从的坐在沙发上,眼睛里有一种迷恋的光芒。 
    他的脚趾很可爱,抹了黑色的指甲油。 

    这栋房子很大,现在我所处的这一层,根据我的目测,面积大概有327.15平方米。为什么用大概?因为对仿真机器人来讲,准确数据要精确到小数点后的第七位。 
    一只黑色的长毛小狗跑过来咬我的手指。墨墨。 
    我轻轻的拍了拍它的头。皮毛的触感非常柔软。 
    我不得不说,“活着”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微妙而幸福。 

    根据芯片里的资料,我知道毛皮是柔软的,可是柔软是什么? 
     我知道天是蓝的,树是绿的,空气是透明的。可是颜色是什么? 
     我知道人类的皮肤是温暖的,可是,温暖是什么? 
  
    现在,我知道“柔软”是什么了。 
    “柔软”是一只名字叫墨墨的黑色的长毛小狗。 
    “柔软”是蔡徐坤望着王子异的眼神。 
    “柔软”是一块新鲜的蓝莓幕斯入口那一瞬间。 

    蔡徐坤是个明星。 
    他喜欢在阳光满屋的时候的坐在钢琴后面写歌。 
    喜欢一把很旧的吉他。 
    喜欢睡懒觉。 
    喜欢漂亮的衣服。 
    喜欢别致的耳钉。
    喜欢一切可以称之为食物的东西。 
    喜欢一只黑色的有着贵族血统的长毛狗。 
    喜欢篮球。 
    喜欢“王子异”叫他“小坤”。 
    喜欢躺在“王子异”的腿上,然后看着他的眼睛出神。 
    他是一个简单的人。 
    快乐和悲伤都容易而明显。就像硅的氧化物。嗯,就是通常称为玻璃的那种材质。 
    其实他有很多的朋友,我在他的联络簿上看到常用电话的数量就有67个。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依然会觉得很寂寞。 
    所以才有了我,对不对? 
    受过伤害以后,人类会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 
    我想,他的心,也许狠狠的痛过。 
    可是,那都过去了。 
    从今天起,我会陪着他。 
    宠他。疼他。关心他。照顾他。 
    我要他幸福。 
    因为,他就是我的一切。 

    吃饭。睡觉。写歌。发呆。聚会。旅行。 
    前四项必选。后两项可选。 
    我没有出现在这个屋子里之前,这就是坤坤全部的生活内容。 

    现在,现在当然不同。 
    现在多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小事情。 
    比如,给院子里的向日葵浇水。 
    比如,帮墨墨洗澡。 
    比如,盯着我喝牛奶。 
    比如,兜风。 
    还有。还有逛街。 

    他对逛街有着恋爱一样的热情。 
    我很奇怪,如果他真的那么喜欢逛街,之前他为什么不去? 
    小坤有很多款漂亮的太阳镜。 
    每次出去之前,他会挑两款出来遮住我和他的半张脸,然后,抓着我的手出门。 
    我们并排走在人行道上的时候,我侧过头就可以看到他下颌美丽的弧线。 
    小坤长的很好看。我跟你说过的,是不是? 
    即使到今天,我已经见过4723张人类的面孔了。我依然这样觉得。
                  
    小坤喜欢逛那种很古老的牌子的店。 
    我站在一个装满米色的格子图案的店门口呆住。 
    那时候,小坤笑得象天上的云朵一样轻软。 
    我的目光在任何一件东西上停留超过10秒钟,小坤立刻就会叫店员把那件东西包起来。 
    贵? 
    昂贵或者廉价是相对的,这要看参照物是什么。 
    如果和一个仿真机器人相比,这些东西自然便宜的很。 
    可是,如果和我每天喝的牛奶相比,它就真的是贵的离谱。 
    我慌慌张张的拖着小坤走出那家店。 
    我不想自己成为小坤的负担。 

    天气变热的时候小坤带我去旅行。 
    海边。晴朗的湛蓝。 
    我总觉得蓝天和大海是一对情人。 
    你看,他们朝夕相对。一往情深。总是温柔的互相凝望。 
    什么?下雨,海啸?那个,谁都会发脾气的嘛。 
    我在细细的沙滩上赤着脚走路,找到了17枚有着彩虹光泽的贝壳。 
    “小坤。”我跑过去拿给他看。 
    海风把小坤的头发向后吹拢,潮湿而充满联想。 
    “漂亮吗?可以给小坤做一条手链。”我仰头看他。 
    他俯下头来吻我。很慢很慢。 
    小心翼翼。 
    “子异。”我听见他浓重的呼吸声里细弱游丝的呼喊。 

    小坤带我去不同的地方旅行。 
    所有的,他想的到的地方。 
    那是很多很多的微笑和温柔提炼的回忆。 

    那天早晨小坤带着墨墨去中心城市作检测。 
    “子异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小坤抱着墨墨出门的时候吻了吻我的额头。 

    我听他的话,乖乖的坐在家里等他。 
    可是,他一直没有回来。 
    小坤坐的光子列车出了意外。几率是千分之零点零三二五。 
    一共93名乘客。 
    连一片衣角都找不到,他们在瞬间被汽化了。 
    连续三个星期,我一直在不停的哭。 
    我是真的很伤心。 
    我不知道感情深度的值被设定为多少了。总之我感到心被撕裂一般的疼。 
    人哭的时候,体温会上升0.03度。血压会上升2帕。所以哭多了会头痛。 
    我得做点什么。不然我一定会发疯。 
    小坤的琴室是我不能进去的地方。 
    我猜他不想我打扰他的创作。 
    现在已经不会了。 
    那么,小坤,让我来打扫一下吧,万一,万一有一天你回来呢? 
    墙上挂满了我和他的照片。地板上散落着基本老旧的相册。古董的碟片机。记事本。 
    打开相册仍然是我和他的照片。 
    有点不对。这张照片上的地方我没有去过。 
    仔细的看下去, 这些照片是那种很老旧的相纸,即使被保护的很好很好,仍然开始微微的泛黄。护膜上有反复摩娑的痕迹。 
    打开影碟机,投影机在墙壁上映出还原的图象,蓝天碧海下,是两个男孩年轻的容颜。年轻到未满20岁。我的生命是从22岁开始的。 

    所以,我知道,那不是我。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曾经有一个人叫王子异。 
    原来我只是一个复制品。 
    原来,小坤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有音乐的灵感。 
    原来,每次在他眼睛里看到的都不是我,他只是在我身上找寻那个叫做王子异的人的影子。 
    那些迷恋的眼神,温柔的声音,他都是献给另外一个人的。 
    穿过那些深沉埋葬的岁月,穿过生死规则的界限,他爱的,只是曾经在他生命里出现的那个叫王子异的人。 
    他给我的,不过是一段复制的感情。 
    怎么会这样。 
    我是仿真机器人C型。我有感情。我会老。 

    我爱上了那个叫蔡徐坤的男人。 
    我突然间很想知道死亡的感觉。 
    时光是一条绵长悠远的河流,左岸是温柔呢喃的未来,刻着虚无,右岸是千年累积的过往,写着成长。人类站在中间,左右为难。 
    不准自杀。不准杀害人类。仿真机器人的戒条只有这两项。 
    所以我暂时没有办法知道死是什么。 

    小坤的遗产受益书签署的是我的名字。 
    机器人一样也可以继承大笔的遗产。 
    他要我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我很痛苦。 
    我每天活在对他的回忆里。 
    我开始写曲子。 
    我又养了一条小狗。黑色长毛。momo。 
    很可爱。 
 
    你问我用那笔钱干什么了? 
    我用其中的一部分定制了一个机器人。一个名叫蔡徐坤的机器人。需求日期是今年的8月2日。 
    我在遗产受益书上签署了蔡徐坤的名字。 
    小坤,我们很快又可以见面了。 

    我抱着momo。 
    用黑色的指甲油涂掉脚趾甲。 

   

    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不已,天地之大德曰死,死死不已。
————END————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桃花缓缓归矣🌺 | Powered by LOFTER